闵行中医“高付率” 奉献精神筑心间

 
 

闵行中医“高付率”  奉献精神筑心间

——我院药剂科中药房工作纪实

 

通讯员 德志

 

       “快点,快点,我的班车要开了!”

       “小伙子,我的方子五分钟能配好吗?”

       “你们中午不要吃饭了,把我的方子抓完再吃!”

       “我的药少了,我要投诉!”

        近两年来,网络上流行用“高富帅”来形容完美无缺的男人,我院中药房的中药师们,他们不见得完美,却时时刻刻在用行动诠释着高尚的奉献理念;他们不见得优秀,却日复一日在用辛勤地付出表达着对患者的无限关爱;他们不见得人人都是中共党员,却实实在在地为大家做着表率。他们堪当闵行区中医医院的“高付率”。

“高”:高尚的品格在这里时常出现

 

    “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今年5月的一个星期天,中药房的揭子英副主任中药师在清理窗口物品时发现了一个塑料袋。

         “谁的袋子——”,“谁的袋子——”,

        揭子英老师在反复呼喊窗外是谁丢的袋子无人应答后,她小心地打开了袋子,袋子里面除了上海某眼科医院去年的发票、我院的发票外还有1800元现金。揭子英老师照着发票上的名字继续喊这名患者。喊了五分钟没人回应。

        该怎样处理这1800?1800元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对有钱的家庭来说,可能不介意这点钱,对一个普通的甚至是生活拮据的家庭来说,拿1800元钱来医院看病,这就是救命钱。

身为党员的揭子英老师不假思索地告诉了一起当班的李蓬主管中药师和高秀玲老师,并用带有湖北黄冈口音的普通话说:“病人一定很着急,想办法联系!”。

        可怎么联系患者呢?

        揭子英老师守在中药房窗口,等候随时可能回来的失主。李蓬老师来到一楼收费处,在收银员的帮助下查找失主电话,可结果失主没有在我院留任何联系方式,只是知道了患者刚刚在我院一楼内科就诊。

        与此同时,此时在守窗口的揭子英老师也没有守株待兔,她把电话打到了失主曾就诊的上海某眼科医院。该院工作人员在紧张地查找这名失主的相关信息。约半个小时后上海某眼科医院回电话说没有找到这名失主的联系方式。

        李蓬老师和高秀玲老师来到一楼内科导诊台,经过内科门诊导医的一番细心查找最后在失主的主治医生那里得到了失主的联系电话。

        韩国籍的失主来了,他的妻子也来了,他们在得到电话通知前一直在四处找寻丢失的1800元钱。失去很感动,数给揭子英老师五张一百元表达感谢,一口被揭子英老师拒绝了;失主要给揭子英老师写表扬信,也被揭子英老师谢绝了。窗口取药的患者说,钱不要可表扬信还是要写的,揭子英老师却挥了挥手,又用那带有湖北口音的普通话说:“算啦”。

        失主牵着他妻子的手,走到大厅正门,转身,用韩国人特有的礼仪,朝中药房的方向深深三鞠躬。

        今年一月的一天,医院不久前刚换完系统。中药房某位药师被投诉了。事后证实,某医生开具的一张处方的某味药被处方印刷字体彻底覆盖了,某位药师没有发现,结果才出现漏药的情况。该药师被投诉了。该药师被扣工资了。该药师被取消了被刚刚提名的年度优秀个人评选资格。该药师没有申诉,没有多说什么。

        “我的药怎么少了降香?”一位患者怒气冲冲地填写着投诉单。“我不听解释。”这位投诉的患者打断了正在解释地副主任中药师。事后证实,某医生在不该改动的单位前将“克”改成了“包”,才导致了这次投诉的发生。

         五月的一天早晨,一名药师发现中药房窗口两侧多了两排椅子。

         “是谁在窗口前等候线内摆了两排椅子?”一名药师问其他同事。

        要知道这样做明显不利于窗口候药前秩序,可一想到这样能够方便患者,中药房的药师们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很多来中药房取药的患者都说,中药房的工作是全院最累最脏的。的确,工作时间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上趟卫生间也要看排队处方少了些再去;中午累得不爱去食堂,想节省点体力下午能快点为患者抓药。就是这样忙就是这样累,上个月当药剂科开科室会动员献血时,中药师韩晓青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我来吧,主任” 中药师韩晓青平静地向药剂科孙钰主任说。

        当通讯员问他中药房工作这么累为什么还要报名时,韩晓青平淡地说:“总要有人报吧。”

 

“付”: 无私的付出在这里天天上演

 

   “耕犁千亩实千箱,力尽筋疲谁复伤? 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

        今年6月底,我院举办了一场消防知识培训,主办方考虑到临床一线人员的作息,特意将这次培训安排在连续三天的中午进行,可即使这样,中药房的窗口人员及调配员们人员为了减少中午患者候药时间,依然无法正常参加到这次培训中。不仅这次培训,就连我院人力资源部经常举办一些高品质的院级培训,中药房的窗口人员及调配员们也无法参加,这里的药师们们是多么希望参与到继续教育中去。他们知道为了患者能快点拿到药他们一年根本无法积齐院内30至40的院内学分,他们知道为了患者能快点拿到药他们无法完成年终考核。

        参加医院活动更是如此。医院新春团拜会的盛况只能通过别的科室同事转述,向院报投稿只能利用作者的业余时间,选派人员参加广播操比赛只能选派来中药房实习的实习生……

        中药房的药师们都有一颗上进心。利用业余时间参加各种学历教育的人数不少,每逢考试集中的4月、6月、10月、12月,排班问题就成了一个大难题,大家都希望有考试的周六周日能够休息,可要保证上班人数,保证患者尽快拿到药,一些药师只能放弃原本应该参加的考试。

        中药房草药味浓,灰尘大。这里的女孩不能像其他同龄女孩一样穿好衣服好裤子好鞋。穿着新衣服只要在中药房里走一遭,全身就会弥漫着草药刺鼻的味道。当然能闻到这个味道都不是中药房的药师们,中药房的药师们因为常年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对草药味的嗅觉已完全丧失。每天下班,草药房的药师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上下班时间在这里失去了应有的意义。

       一般中午吃饭时间都应该在十一点半以后,可这里的药师为了中午窗口不关,工作不停,每天都有两名药师十点半吃饭,破坏了进餐的应有规律。

        我院中医门诊医生上班都较早,中药房窗口前有时不到上班时间即排上了队,这里的药师早晨到了药房即刻换衣服调配,没有人非得等到八点再开始工作。不仅早晨,中午吃完饭回来后,即使没到规定的中午休息一小时,这里的人们也会即刻换上白大衣,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晚上也是如此,特需门诊的患者很多到院就诊时间较晚,经常处方接近下午五点或五点多才送来,这里的药师依然没有拒绝处方,直到当天最后一张处方调配晚再下班。几年来,中药房下班时间最晚的一次是下半夜两点。难得的是,这里的加班都是无偿的,这里的提前上班都是自愿的。

        去年冬天,感冒病毒侵袭中药房,中药房大部分人都患了感冒。几名药师硬是在发烧39度的情况下站立着完成了全部调配工作,无一差错,用意志诠释着奉献精神。

        由于常年的长时间站立,中药房的所有药师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各种职业病,颈椎病、脚角质化严重、一个脚上有几个水泡也是家常便饭。

        一年前,在中药房有“快枪手”之称的中药师庞晶,因为多年长时间站立工作造成膝关节半月板损伤。在不忙时手术。她手术期间,中西药房的药师们为她捐款为她祝福。因其无法继续从事长时间站立的中药调配工作,她手术后经医院人事科批准,由中药房调往西药房,目前其在西药房从事窗口发药工作,依然为服务患者做着自己的贡献。

        中药房主管胡健旺说:“在高度现代化的今天,中药房的工作仍然是非常辛苦的。对中药师既有体力又有专业技能的双重要求。在我院发展阶段,相关待遇及制度在不断完善,能够坚持下来的员工特别是老员工都是不容易的。和谐是社会的主题,合作、良好的的工作氛围是我科室的主旋律,配药时要斤斤计较,对同事要宽容大度,正是由于建立起了这样的工作氛围,使很多人放弃了跳槽的想法,这也许就是管理学所说的环境留人吧!”

 

“率”:先进的表率在这里不分职称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棵草去。”

        在中药房,上至主管胡健旺,下至普通调配员,大家工作时间心中只有一个字“快”。为了快可以不顾同事之间的情面,为了快可以牺牲一切。为了给患者节省时间,哪怕一秒,大家都会尽力争取。

        为此,胡大哥身先士卒,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

        一年前他曾因工作疲劳出了车祸,出院后,他不仅严格要求自己,对中药房的药师也严格要求。

        某药师曾因患者的取药不愿自报姓名与患者争辩了几句。胡大哥对这名药师正色道:“对待患者要像对待亲人一样”。

        在窗口,胡大哥总是耐心叮嘱患者用药须知;在配方台前,胡大哥的调配速度不慢于日常专职配方的药师。

       中药房的药师们是最环保最节约的。

        经常有患者想多要几个塑料袋去医院附近的超市购物,被中药房张艳秋副主任中药师拒绝了,她对患者说:“环保,从我做起”。

        “才拿上来几天的笔怎么又用完了?” 中药房库房孙康茹老师说。

        计没人会在意一根水性笔的价值,可中药房库房孙康茹老师,每当中药房工作用的水性笔没有油时,拿到调配间的总是三根水性笔的笔芯,而且亲自把水性笔的笔芯换上,把用过后的水性笔笔芯拿走,登记造册。有的时候由于调配工作忙,水性笔遗落到某个角落,他都能费半天工夫尽量找到。

        水性笔如此、发放给患者的纱布袋亦是如此。

        当通讯员问到你们最大的心愿是什么时,他们居然说,希望处方的字号能大些、间隙能大些,这样可以减少漏药的几率,从而保证患者更有效的用药。

 

 

原载于《闵行区中医医院报》2012年11月(总第6期)第五、六版。原作者有个别文字的订正。


上海市闵行区中医医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7 tcmm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400-968-9996或021-51876888(预约就诊) 021-51876888-1301(导诊台) 021-51876888-1308(急诊科) 021-51876888-1118(纠风办)
联系地址:上海市闵行区合川路3071号 邮编:201100 沪ICP备09021238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5〕第1018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4436号